我曾经也是个魔术师

《我曾经也是个魔术师》

这次必须做一回封面党。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自爆了自己的黑历史,似乎取得了一定的反响,居然如此那也不妨把更加骇人听闻,足以三日不得入眠惊天地泣鬼神的秘密给抖出来吧!

那就是我曾经也是个魔术师的故事。

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首先要强调,这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真实故事,除了我的描写会略有夸张之外,一切都在这个世界线与时间轴毫无变动的名为三次元的世界里,发生在公元2004年五月份本人参加中考之前,地点位于学校的大礼堂,那天校长正在给全年段进行“选择一流的高中等于人生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的演讲。

当时全场座无缺席,无论是体育老师、医疗室老师,实验器材仓库的老师以及掌管全年级班门钥匙的大爷,就连已经放弃自己人生对未来彻底绝望整天泡在网吧里醉生梦死的小混混同学也乖乖地睡在位置上。

从一进入这座伟大的殿堂开始,阴郁凝重的气氛就像把我裹在一百公斤的棉被里难以呼吸!按照大脑里储存的以往经验来看持续三个小时那是绝对不正常的。

万年保留地中海发型的校长炯炯有神地提早一个小时就稳坐主席台,在他面前大大小小一共摆着7瓶矿泉水和三个大茶杯,这是什么S级装备啊!意味着他即将消耗掉等量的口水,五小时以上的持久战在所难免,不,已经是铁钉钉的事鸟!

“哼哼,咳咳!今天人来的比较多哈,临时通知也比较匆忙哈,大家不分班级随便坐哈。”

牛鸣般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扎进耳膜,不过总算是给死寂的周遭增添了一点活力。

我身边的基友立刻就表示明白了这句话中潜在的内涵——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和其他班级的高人气妹子混坐在一起,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宛如抽中福利头彩也许八辈子也不会再碰上的好机会!

我们三人假装在寻找熟人,一方面等待目标入座。

“上次屌丝们搞的校花评选活动的前十名你可记得否?”

“包在我身上吧。”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好比地球到银河系,深明事理的我才不像那两名基友非得挑选什么上等极品,毕竟人气妹子们不可能像青楼小姐招客般全部坐在一个地方卖弄风骚,在这种人群混杂平凡抢座位的状况下如果不马上占取先机,最后绝对会落得跟一大群基友前前后后死死包夹在一个封闭的角落里干着yooooo~~的事~~

我们现在的行动将影响到今后五个小时甚至更久的幸福啊!

“五班的舒逸超可爱的。”

“不不不,六班单马尾的柬灵才可爱呢。”

“笨蛋,五班平均素质的偏差值很稳啊,跟着人缘好的舒逸就等于拥有了她身边那一群抢手货了懂不?”

“柬灵才是呢,她和好友钰希肯定会坐在一起,两人都进前五名了,你还期待什么呢!”

我懒得再陪那两个白痴耗下去,直接走向二班女生们的聚集地。

同排并坐实在太不好意思,也不符合我的风格,由于大礼堂的座位是阶梯式布局,我打算坐到她们的后面,居高临下也便于观察种种可爱的举动,有时还能窥见她们侧面的笑脸呢。

“喂喂,你去哪里啊!”

“趁你们犹豫不决的时候,舒逸和柬灵的周围早就被其他男生给强占了。”

“纳尼!”

“哦,NO!!”

终于认清事实的两名基友只好垂头丧气的和我并排坐在一起。

其实仔细一看二班的女生也不错啦,我像台探测仪从前一排的第一名扫视至最后一名。

然后突然发现一个恐怖的事实。

在这学校里呆了整整快三年了!今天好不容易才被幸运女神眷属一次啊,就坐在我正前方的人居然是她!

二班的班长弥宵,学习成绩年段第7,校花名册排名第12,是与脸蛋相比身材更具吸引人的类型,指数为上83中58下85,对于这种年纪的女生来说简直就是开挂!一度成为其他女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综合性价比和实用度非常之高。

曾经听二班的屌丝们说,每天都会因弥宵诱人的身体而不能自拔地撸上一次,她的身上总散发出一种不禁让人骨子里小鹿乱撞的媚香,每次靠近她身边用眼睛瞄上一阵,心脏便怦怦地加速跳动,脑海里一片空白,接着不知不觉身体灼热,坐立难安,下身会因此条件反射突然绷得很紧,无比痛苦。

当然我最多只是在走廊与她擦肩而过,心里想着:哇,这女生居然发育得这么好!却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话,由于比较少和她接触也无法体会二班屌丝们整天生活在她身边却又强忍着欲望不能发泄的痛苦处境。

今天的弥宵还是留着她一贯的短发,在额头的一侧装饰着小熊发夹。她平时比较文静,只有上课发言才会滔滔不绝,属于为人随和的类型吧。

校长的演讲进行了半小时以上,我和基友们实在闷得发慌,一直跺脚也无济于事。

“来欺负她一下吧。”

我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种邪念。

感觉就算被欺负了,如果不太严重,对于陌生的异性尤其是我这种人畜无害的清纯男生,她也只会怒瞪一下而已,不像某些长舌女生动不动就打小报告。

况且她绝对不认识一直保持低调毫无存在感的我吧。

“要怎么欺负她呢?”

我仔细地盯着她柔顺的黑发和白皙的脖颈,在脖颈上有一个蕾丝边的蝴蝶结,哦,那是围脖抹胸内衣固定在脖子后面的绑带装置吧,如果用力一扯解开的话……

不不不,实在太糟糕了,虽然很多男生都有解开那个蝴蝶结的冲动,但是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于是我再往下看去……唔……在校服的里面她多穿了一件连帽卫衣,然后把那个帽子露在校服的外面。

校服搭配连帽卫衣,这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流行穿法,哎,其实天朝的校服很难体现什么姿色,大家总是在规则的边缘发挥聪明才智,比如添加一件背心,小清新的涂鸦,还有就是与连帽卫衣合体。

如果是女生,确实能上升不少可爱值,但诡异的是,就连很多男生也开始这样打扮,在脖子后面多拱出一个帽子,因此洋洋得意,其实超级傻逼,打篮球的时候正好被别人抓住帽子,“嘿,我叫你跑!”总之压根类似一个粗犷的大叔跳舞卖萌的违和感。

好吧,就决定拿这个帽子开刀了!

我把笔记本的一脚撕下来揉成一个小纸团,然后架设在手指间准备把它弹射出去。

好啦!伟大的XGL将军即将打响消灭无聊和烦闷的第一炮!

东经117,北纬26,倾角45,无风力偏差,力度中等,开炮!

咚咚!!

纸团十分精准地飞进了弥宵同学的帽子里。

太完美了!果然我不去当一名职业炮手是大天朝的严重损失!

东张西望,在确认没有其他敌人发现的情形下,我又撕下了纸张的一角。

哎,这年头做个炮弹都十分不环保啊,我一边向纸张道歉,一边把它揉成一团。

第一发非常成功,那就再来一发吧。

准备了!伟大的XGL将军即将打响直击敌人司令部的第二炮!

“你在干什么呢?”

“咦!”

“自娱自乐的,都初三了傻不傻啊,还偷笑。”

居然被基友发现就没办法了,绝对要拉他入团。

“你……也要来一发吗?”

我手拿纸团指了指弥宵同学的帽子,那顶粉色帽子看上去就十分可爱,摸起来手感一定细腻柔顺体贴舒适,关键对象还是个优等生。

他看了半天渐渐兴奋地笑起来。

“嘻嘻嘻……好像挺有趣的样子!”

你看,节操什么的马上就掉了。

“开炮!”

“噢噢噢噢——”

咚咚!!

咚咚!!

我们两个很快联合统一战线,对敌人展开的镇压作战。

“左边又有一个连的家伙向我们冲来了!”

“切,顽强的渣渣们!看我的,战斧式洲际巡航导弹!”

基友揉了一个半页笔记本的纸团弹射出去。

咚咚!!

“啊,右边又有一个师的家伙向我们冲来了!”

“岂可修!别担心,我们还有‘小男孩’呢!”

这回他揉了整张笔记本的一页做成纸团。

“我擦!你的那个尺寸是不是有点大!?”

“不大何以平天下!”

咚咚!!

不过这回情况有点不妙了,名为“小男孩”的“核弹”打在弥宵同学帽子的边沿弹了出去,不小的震动引得她回过头来。

一双水灵灵的眼眸里充满疑惑。

基友立刻用手指着我的脸,我显然被他给卖了。

于是弥宵转而看向我,我们四目相对,为了显得无辜的样子,我微微地笑了一下。

我们还是第一次对视那么久呢,她果然也蛮可爱的,越看越耐看,身体居然不由得发热起来,心中七上八下的。

幸好她只是对我撅起嘴角皱了一下眉头便转过身去。

呼呼,得救了。

“笨蛋,下次绝对不能用那么大尺寸的!”

等待这一波风平浪静,镇压作战便继续展开,这回另一名基友也加入进来。

咚咚!!

咚咚!!

咚咚!!

我们玩得非常兴奋,早就忘记主席台上的地中海校长高谈阔论到哪儿去了。

咚咚!!

咚咚!!

咚咚!!

……

“等等,你刚刚揉进去的那是什么啊?!”

“纸张啊。”

由于我们三个人平凡与敌人展开作战,所以弹药消耗得非常迅速,我的一小本笔记本已经撕光了,而弥宵同学的帽子即将被我们给填满,只要稍稍从俯视的角度看去,就能发现一大堆白色的纸团。

两名基友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分歧。

“XGL的本子已经没了啊,你刚才发射的是哪里生产的炮弹?”

“从你的抽屉里啊。”

基友立刻翻弄自己位子上的抽屉,然后表情越来越严峻,脸色变得铁青,顿时汗如雨下。

“那……那是……那是我明天要上交的考卷啊,渣渣!!”

“哦?我还以为是废纸。”

“你妹的!”

这下麻烦了,发射出去的炮弹一般不可能回收啊。

“快去给我掏出来!”

“这……会死的啊……”

“死你妹啊,你不死明天就我死了!”

的确如果那样做的话,弥宵同学没可能不发觉吧,而且在背后趁人不备动人家女生的小帽子到底是有多猥琐啊。

“不……不然石头剪刀布吧。”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我从小到大玩这类手指游戏就压根就没赢过,实际下来战斗力果然只有⑨啊。

“XGL你去拿也对,毕竟你是将军嘛,我们是跟着你打炮的。”

“去!我请你们打了这么多炮,现在还要我来擦屁股吗?”

两人同时点头。

俗话说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只怕猪一样的队友!

似乎没办法了,幸好我对自己的金手指还是有一定的自信。

帽子又不是女生的敏感地带,抓几下摸几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深呼吸了一口,我颤抖着手臂朝弥宵同学的背后伸去。

万一失败的话,她肯定会生气的,只要诚心道歉应该能被她原谅吧。

于是我把手伸进了帽子里。

有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带着她淡淡的体温。我的手在不见天地的黑暗中探索,这时不远处的其他同学和老师已经发觉了我怪异的举动。

到底多大的纸团啊,在一阵瞎摸乱抓中我突然遇见一个比帽子内部更加柔软质地非常顺滑的物品。

“咦,我们有扔这种东西进去吗?”

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啊!

如果时光能倒流回当年我宁可用三分之一的生命做交换,也绝对不会把那件物品理所当然地抽出来!

这真是人的一生中最惨烈,最无情,最黑暗的污点,这令人颤抖的前科以及受损的名誉将伴随着我的生命终结直至进入骨灰盒。

喂,可爱的弥宵同学,你全身的衣服肯定都是用洗衣机洗的吧?!

一定是的吧!

无论是内内外外什么都不分清就直接一股脑儿扔进洗衣机里了吧!

混蛋!回答我啊!

你知道洗衣机是什么东西吗?

那是无差别搅拌机啊。

小样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混进大样的东西里知道不?

总之就是这样,我从弥宵同学的帽子里拿出了一条很性感的粉色蕾丝小内裤。

当着全场三百多人的面,就这么若无其事地拿在手里。

简直糟糕透顶了。

接着我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

“咦?我放进去的明明是纸团,怎么变成内裤了呢?”

全场在座的各位刹那间疯狂大笑起来。

弥宵同学盯着我手里的东西,这下子脸真的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里。

“这个……这个……才不是我的啦!”

 

事情就是这样,从此以后纸团变小裤裤的传奇在人群中散布开了。

而且在一届接着一届的学生中流传下去。

我和弥宵同学之间也是绯闻不断,毕竟我拿了人家的内裤啊。

在走廊或者操场上相遇的时候,她每次都会不好意思地红着脸低着头从我身边经过,说不定在心底里记恨我呢,却又表现得十分无奈。

从那天起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魔术师。

每当有熟人从我身边经过时就会说:

“哦,大魔术师你好呀,变条小裤裤出来看看哈!”

 

PS:最后是无节操广告时间,本人的短篇新作《十分之一的幸运》将在 天漫轻小说 2012年12月号上刊登,到时请有条件的各位大大多多捧场哈~~感之不尽~~

《我曾经也是个魔术师》

点赞
  1. 叆叇云逝说道:

    我觉得喜欢自爆的X突然很抖M啊,不过故事是很不错啊,最后看得邪恶的笑出来了~

    1. XGL说道:

      嗯只是最后一次了,虽然还有不少经典的黑历史

  2. 免费天空网说道:

    感觉这个是小美女的博客

    1. sola说道:

      让你失望了=- =

      1. 2Bee君说道:

        让你失望了。

  3. i唯美说道:

    邪恶的配图啊

  4. Y O说道:

    可惜不是原味的。。

  5. XGL说道:

    我擦~ 楼上好重口,还原味裤裤- -~

  6. Kita说道:

    噗⋯⋯大魔術師⋯⋯不過挺好玩的呢

  7. su说道:

    呵呵 很。。。。。

  8. 2Bee君说道:

    XGL果然是出书啦!好厉害哦!

  9. budblack说道:

    大魔术师。,埋得真深啊。。。果然还是初中的时候最萌感

    1. sola说道:

      中二确实满满的萌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