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战记》读后感——末日地堡之下的“乌托邦”

《《羊毛战记》读后感——末日地堡之下的“乌托邦”》

 

这次我们聊聊ACG以外的一点东西吧,当然最后还是会扯回ACG上的,这点请各位放心,那么开始吧——

前段时间全天朝人民都洋溢在春节即将到来的幸福日子里,而我仍旧是陪同砖家们下乡进行着各种可调不可调,不调又可惜,调了太无聊的调研。白天漫步于田野之间,寒风刺骨,夜晚蜗居在农场小屋,寂寞难耐。四叠半的房间里除了一盏灯、一张床、一个桌子就什么也没有了,唯一能代表21世纪的物品——手机,也常常陷入“不在服务区”“电量不足”的尴尬。顺带一提,那些砖家们早已养成一种不是泡茶就是打牌能消磨时光的良好习惯。丧失电脑与网络的夜晚非常漫长,这点绝大多数当下的年轻人应该深有体会,那么在面对接下来一周甚至更久的时间长廊里,我该用什么样的表情走完它呢?

第二天早晨,借着拜访镇政府领导的机会,我顺道去了镇里的新华书店,总之无论如何都得买点什么。当然漫画、轻小说什么的,在这种偏僻的不毛之地出现,只能放在“火星出版物”的架子上了吧,于是我走向了摆着“科幻小说”的角落,一眼扫去全是一些上了年头的旧作,唯有最下面的一排闪烁着几个亮点,我非常顺手地从其中抽出了一本《羊毛战记》。

为什么毫不犹豫的选它?其实早在去年就对这本书略有耳闻了,貌似在欧美与台湾销量很不错的样子,堪称一本巨作,电影版也正由《异形》的导演与《辛德勒的名单》的编剧携手制作中,如今有幸遇见中文简体版倒有非常值得一读的必要。

此外,关于末日题材的小说和世界观我本身就比较喜欢。简介上,《羊毛战记》的故事大环境就发生在近期或遥远的未来,那时可怜的地球君已经几乎被人类毁灭,只留下有毒的大气,连绵翻滚的沙丘以及支离破碎的废墟,然而就如同2012那年北美还真的有人私建所谓的避难基地一样,故事中的世界里就存在着深达144层的末日地堡,那是人类生命得以延续的最后一道防线。

把一个庞大的社会挤压变形然后硬装进去后会是什么样子呢?封闭的地堡下人们如何来维护所谓的秩序?他们如何来解决吃喝玩乐、七情六欲等这些日常问题?带着这些期待,我想今后的几个晚上不至于那么无聊了吧。

在阅读的过程中很快我发现这个地堡虽然科技并不发达,可运作却井然有序,每一层都有着独特的职能,例如从上到下,首先是顶部的行政区,也就是地堡首长与保安官的办公地,接下来是育儿区及医院,下面是掌管重要资料、服务器,享有特权的资讯区,然后是住宅区、水耕区、土耕区、物质区、市场、机电区,最后在底部的是矿场、地下水源与石油提炼区。人们各尽其责,每天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劳动,赚取工资点数,也就是所谓的货币。在学习方面,采用一种师徒的制度,一个老者带着新来的学徒干活,若干年后适时便取代自己的岗位。在感情上人们可以自由结婚,但迫于人口压力,只有抽到签的夫妇才允许生一个孩子。以上就是美国作者休•豪伊构想的地下“乌托邦”,也可说是“理想乡”,故事中的人们没有更多选择,只能仰仗这朴素的恩赐一代又一代地繁衍下去。

然而在这个看似充满美好的地堡里却存在着巨大的谎言,一种为了使人们保持安逸、愚昧,同时又具有威慑力的谎言,那似乎是统治者维护地堡和平安定的必要手段。

一个国家,如果人民思想简单,意味着便于管理,毫无私心杂念的忠心耿耿能带来表面上的社会稳定,但事与愿违的是人类这种东西思想注定复杂,不会像机器那般乖乖听话,他们老是东想西猜,琢磨着如何挖掘自己的好奇心,还有那永不熄灭的求知欲。此部分人一旦增多就会形成一个团体,不仅向往自由,还敢于揭露事实真相,迫切建立新的体制,他们类同于维新派。

地堡中拥有从古至今所有知识、技术、资料、档案的是资讯区,所谓揽学问者得天下,他们从不向外界泄露任何不必要的知识,把整个楼层包裹得严严实实,其深处总是散发着一股阴暗的气息。资讯区是将真相与科技牢握在手的实权者,地位甚至高过地堡的首长,他们的负责人就是坚决维护地堡稳定使之万年一成不变的保守派。

无论任何时期保守派都要极力遏制维新派,他们被保守派称之为毒瘤般的存在,一旦没有及时铲除,病变会传染最终覆盖整个地堡,为此保守派总是不惜一切代价维护至高无上的公约。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尽量避免人们往来,要知道革命暴动往往就从传递思想开始,这也就是为什么硕大的地堡交通却显得十分不便,它没有一座本应存在的电梯,仅有一个生锈的螺旋状铁梯,若要至高而下走完整座地堡至少需要一周以上的时间,如此一来吃饱撑着去爬楼走亲访友的家伙便屈指可数了。通讯方面,则处在一个相对原始的时期,仿佛上世纪九十年代,人们只能通过纸质信件和花费昂贵工资点数的电子邮件来相互交流。那些奔跑于144层旋梯上上下下的邮递员、快递员们在故事里始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大环境已经能把保守派统治的风险降低到最低程度,然而一旦出现犯罪分子与维新派又该如何处置?关大牢是一种原始方式,但另一种更加暴力,更加惊悚,更具威慑力的办法就是送他们“出去”,到地堡的外面去……

《《羊毛战记》读后感——末日地堡之下的“乌托邦”》

位于顶层的大厅,几面透明的屏幕是地堡与外界的唯一交集,人们通过它观望末世后的景色,可惜视线并没有多远,一座巨大的山丘把一切给阻隔了开来。在那天昏地暗,乌烟瘴气,风沙肆虐的地方隐隐约约地躺着若干具反叛者的尸体。他们与古时候烧死在火刑架上或尸首分离倒吊在城墙上的尸体并无区别,仿佛在警告活着的人,如果不遵从某些规定你的下场就会跟我一样。

宣判死刑的人,还被赋予另一项怪异的任务——走出地堡,然后用一块羊毛去擦洗地堡外的观光镜头,为了让顶层大厅里的透明屏幕保持清晰可见。“这简直是荒诞至极!”死刑犯们在心底暗暗咒骂,堪称绝对不会去清洗那些镜头。然而当他们穿着简陋的防毒服出去之后,整个人似乎中了邪,先前无论多么顽固与嚣张的罪犯都会乖乖地把镜头擦得干干净净,有些家伙还会在风沙中手舞足蹈,就像脱胎换骨重新获得自由一般,不过美好时光总是短暂而令人怜惜的,要不了多久,他们的身体就逐渐被毒气腐蚀,演变成一具供人们观赏的新尸体。

死刑犯们在临终前到底看到了什么?他们当中另有一部分人是自愿出去的,他们到底又为了什么?明明有防毒服,可是为什么他们在擦完镜头的几分钟后便痛苦死去?禁忌的话题,地堡里谁也不敢谈论,人们只会暗自庆幸,变得更加安分守己。

直到有一天,作为维新派来自底层机电区的女主角发现了这些秘密,同时她也触犯了保守派的利益,成为破坏地堡稳定的一块毒瘤,但是她想让大家知道真相,不想让人们被一块仿佛只用来擦拭镜头的羊毛蒙住双眼。她开始不断搜寻,勇于探索,然而越是接近根源,处境就越发危险,一次大胆的举动最终导致她的努力付诸东流,她得到了一张走出地堡的门票。

正当资讯区的保守派认为她会乖乖地擦洗镜头并注定被充满毒气的外界吞噬的时候,她却奇迹般头也不回,漫步走上山丘,前往未知的世界……

女主的离去诱发了暴动,成为一根导火线,处于地堡底层机电区的朋友们愿意为她而战,他们集合大批人马,手持武器一路顺着螺旋铁梯向高处攀升。然而对于高层咨询区的保守派而言这不仅仅是第一次,他们甚至有一本书记载着历史上暴动发生的状况,以及要以何种方式来应对已知的突发事件,他们有充分的准备与手段,信心十足、毫无畏惧。

但无论如何,一旦开始流血,这个地下世界已不再平静,前任老首长极力想要维护的秩序淡然无存,看似美好的“乌托邦”尽是如此的易碎,宛如一场梦境,其中的诱因越发令人深思。

人心就像一只野兽,关在笼中无法驯服,内心深处存有向往,终将付出实际颠覆。创建末日地堡最初的愿望也许是让人们躲避灾难,保留住自己的火种,待时机成熟之时通过团结努力共同对抗外界恶劣的大气,最终扩大族群,把生存空间尽可能延伸向更远的地方。与之相反的,如今人们却淡忘了最初的使命,开始苟且偷生,只满足于现状,龟缩在狭小的地下寻求可悲的安逸。

《羊毛战记》是典型的反乌托邦小说,它与历史上著名的反乌托邦三部曲《我们》、《一九八四》、《美丽新世界》拥有异曲同工之妙。所谓的反乌托邦就是构想描绘反面的理想社会,在那里往往科技发展到一种境界,但人们的精神与本性仍是原始的,两者相互碰撞之后摩擦出矛盾的火花。作者假想一个看似完美、富饶、先进、理想的世界,其中却暗藏着各种不合理,安定与和平仅仅只是表面的假象,整个社会距离奔溃只差一步之遥。事实上,人们的内心深处痛苦而压抑,存在着莫名的不协调感。在这里说一句可能被查水表的话:共产主义其实本身就是一个乌托邦,只是一种向往,从人性存有七宗罪的本质出发,根本就不可能实现。要是把天朝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历史写成小说,再加上一个悲壮的结尾,大概就有点反乌托邦的感觉了,不合客观规律的体制让人们自己把这个“人人平等,公有制”的社会破坏掉了。

 

最后就来简单聊聊ACG中的反乌托邦作品。

首先想到的是大友克洋在《回忆三部曲》中的《大炮之街》,近期的作品能想到的有《来自新世界》、《未来都市no.6》。当然还有一个人是绝对不能漏掉的,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虚渊玄。

老虚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这与他早年差点死于疾病可能有关,作为一个掰开死神魔抓并从冥界回来的男人,他最忘不了的就是那份濒死的快感!同时他也是一个反乌托邦主义者。

《《羊毛战记》读后感——末日地堡之下的“乌托邦”》

最典型性的代表就是2012年的话题大作《PSYCHO-PASS》译为心理测量者。这部作品里,老虚构想了一个掌控全社会的“先知系统”,所有的一切都利用数值来决定,人们的命运都与它紧紧相连,表面下这个社会看似运作的非常完美,但这个坑爹的东西最后是个什么面目,我想有追番的同学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羊毛战记》读后感——末日地堡之下的“乌托邦”》

再来看看去年的一部佳作《翠星之加尔刚蒂亚》,男主角莱德所处的未来社会就是一个经典的乌托邦,一切社会思想、体制机制都往“效率”这个词上靠拢,可以说是过度发达的科技酿造成的一个悲剧。男主角穿越来到相对原始的地球后,他体验到了人类本该享有的亲情、友情,这从反面讽刺了自己未来的社会。在追加播出的OVA里男主的长官古格尔利用自己未来的乌托邦式制度管理原始地球的人民,结果大家也看到了,虽然社会生产效率得到了极大地提高,人们的精神财富却几乎接近于零。

此外,就连《沙耶之歌》与《魔法少女小圆》中也带着反乌托邦的思想。接下来估计东映动画公司联合水岛精二和老虚正在制作的《乐园追放-Expelled From Paradise-》同样会代入一套全新的反乌托邦世界观,因为“乐园”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好的“伊甸园”,若是如此就真心八九不离十了,关于这点就值得付出一份小小的期待。

《《羊毛战记》读后感——末日地堡之下的“乌托邦”》

 

 

点赞
  1. 叆叇云逝说道:

    就阅读爽快感而言,可能我对科幻小说并不是特别感冒,至今也没有完整的看完一部作品。当然如果说查水表的评论,我想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一通来,简单粗暴的专制,一刀切思想,对于网络上的封锁,天朝实际上的所作所为都有点那种味道,只不过人的精神还算是健全,没有被完全禁锢。说白了,一切的制度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虽然口口声声说的是为人民服务,实际上大家都清楚,诚如所说的七宗罪,饕餮也是罪过中最明显的吧。说到关于这种反乌托邦的ACG作品,我觉得进击的巨人有那么点色差,三重围城以为就能安逸的生活,被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击碎,不管是巨人与人,还是人与人,人心才是最最可怕的。人的价值就在与其思维高度不可统一性铸就了文明,而正是这种不可统一性又将文明推向毁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