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报告

《生存报告》

嗨大家好,好久不见,我是XGL。在岛国如果名人或者公众人物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在社交平台或者各媒体上更新自己动向的话,那么多半最新的一篇就是所谓的生存报告了。大伙通常第一反应是:原来这个家伙还活着啊,这段时间死到哪里去之类的感慨。这里姑且借用一下这个标题,其实我想这种形式的存在,从另一个方面讲,相当于报个平安吧——万千世界、茫茫人海,宛如一粒细沙的某个身影仍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没有被彻底淹没,或是蒸发消失。
这些年,我也时常问自己,过得怎么样呢?现在好歹三十的中年人了,这东西有个标准吗?真正的朋友比较关心现在每天开心吗,是不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否朝着心目中的理想前进呢?很可惜,这么问的人很少了,绝大多少人第一反应便是,你月收入多少,买房了没,开啥牌的车子呢,小孩生了几个?
没错,这已经不能称作为有色眼镜了,似乎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套路,换作学生时代,便是考试考得怎么样,在班里排第几名,当啥班干部?那老年人呢,想便是您身体如何,有啥毛病没,您高寿啊?小孩谈学习,大人谈赚钱,老人谈身体,这就是天朝的人生三部曲。
一旦迈入这三部曲的节奏中,被这些节奏所左右,万分在乎的话,你就注定堕入世俗的深渊不可自拔,注定只是个平凡的社会人。在我看来只有跳出这些固有的框架,人生才能别具一格,才能活出自我,活出精彩。
而如今,很不幸的,我已经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人了,在与世俗的斗争中彻头彻尾败北。
大约两年前,我从亲戚的工厂独立出来,开设一个小厂,从此走上创业的道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拐点吧,将来是成是败,谁也说不清楚。人这一辈子都在打工,只是为谁打工需要抉择,想直白点,有朋友当公务员,那就是为公家打工,有朋友在私企,那就是为老板打工,有朋友在创业,那就是为自己打工,无论哪个其实都不容易,为公为私,都为在世俗的笼罩下寻求一个称心如意的庇护所。
为自己打工听起来很光荣也很自豪,实际上却是最濒临绝境的一个,无论靠公家还是靠老板,他们是已经在社会上立足的标杆,有地位也有实力。靠自己?那简直只能开个玩笑,这不就是“从零开始的三次元生活”么?至于那些官二代、富二代、拆二代,靠爹,靠祖上的,我只能佩服的说,你们的运气真好!
新厂虽说是规模缩小版的,可除了一些经验外,自己这里什么也没剩下,原本厂里几十号人的工作,现在几乎一个人来完成,凑集资金,调集人手,打理流水线,都绝非易事。那段日子里自己简直像个民工,载货卸货搬运生产包装,哪个环节落下了,便充当替补顶上去。在厂房里被肩上的重物压得喘不过气跪倒在地时,在冻库里踩着冰冷的路面滑倒时,还是因为烤房高温而中暑卧倒时,头顶上浮现的始终是一块陌生的天花板,每到这里便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自己这些年到底在干些什么呢?做这些事有意义么?
身边许多朋友们,有的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处理公务,有的穿着西服在会议室里商谈客户,有的在实验室中从事研发创造,有的在世界各地旅行往来贸易,最令人羡慕的还是那些不停创作着属于自己作品的作者们。
反观自己,如今却在这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处理繁琐的订单,时而会动动脑子,大部分还是在不断卖力气,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变成半个体力劳动者了,回过神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世俗每天都在折磨着我们,周围的环境无时无刻地在向我们施压,不停向我们灌输着“社会人”的定义,有催婚的、有催生的、有催钱的、有催房催车催地位的。你们要我在三次元这么混下去吗?那么好吧,那我就干脆陪你们玩玩这个在三次元名为赚钱的游戏,你们嫌弃我赚得少吗?那我就选赚得多的干,拼命的赚,用一切精力,使出全力,放手一搏,犹如没日没夜不断打怪刷级的脑残网游,结果我发现,在自己变成半个体力劳动者以后,钱真的变多了,当时还挺开心的,有点成就了,耳边也清净不少了,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很快世俗们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非诚》里孟非说过,这小伙还小,喜欢旅游喜欢玩,等他有了另一半,就会归心考虑世俗的东西了。有了世俗的必需品才能让女嘉宾感兴趣,这东西无非就是高薪,还有房与车。
房奴和车奴的身份,在我大天朝之下可谓相当光荣,相当牛逼,大拇指不知道竖到哪个宇宙去了。大妈大叔常夸赞“啊呀,不错嘛,小伙子买房了!”是不是比考了100分还荣耀,瞬间有了登上人生巅峰的感觉。没错,要是有个年轻人在一线城市买了房,当下谁都会认为这很顶呱呱,全社会都在认同和定义这件事,这非常可怕,如今鲜少有人会打心底里真正羡慕和夸赞感动中国的杰出人物,见义勇为、救死扶伤,劳动模范,还不如羡慕一个有钱在一线城市买房的小伙子。如今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惨遭感染,一次家长会的公开课上,老师问每个孩子将来的愿望,十个八个都说想赚大钱,想买豪宅开豪车,有几个孩子从小就想当个为社会贡献的杰出青年?
社会人=房奴和车奴,也许这么划等号也不为过,我接触过的绝大多数老板都这么认为,“人啊,总有一天要成为房奴车奴的,这才像个现代人嘛。”也就是说当今社会不是房奴车奴就不像个人了?在天朝似乎这两样东西就是定义一个人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准,正是因为这种风气仿佛瘟疫一般蔓延神州大地,才让我朝的房价搞到今天这幅鸟样,我严重怀疑大伙是不是像电影小说一样活在一个伪乌托邦的世界里统统被洗脑了?到底是谁从什么时候开始给出这么一个定义的?让人一辈子辛辛苦苦就整这两个玩意?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是否存在一个控制整个庞大思念集合体幕后的大Boss?拜金主义之后还得加上拜房拜车主义?
我们如今总是嘲笑过去时代的人,说怎么会流行这个,怎么会喜欢那个,我想未来时代的人看待如今的我们肯定也有同样的感受,这就是时代的愚昧和局限。将来地球肯定会因为环境恶化玩完,那个时候是否得一辈子辛辛苦苦就整一张去火星移民的船票?鬼才会在乎什么房与车,谁有船票谁就是大佬。
但是在当下,在某个特定的时代里,胆敢违抗世俗的人,全部会被称作“异端”,古代刀耕火种,一起分享食物,你好吃懒做偷偷把食物私藏起来,注定被同类排挤;欧洲中世纪人人信奉天主,思想迥异的异教徒和魔女们就必须走上火刑架;在电影小说中的乌托邦世界里,大家按部就班,看似一派和睦的景象,一旦有人对这样社会制度产生怀疑,必定被当做异类遭受铲除;再看如今的天朝,所有人都去上班赚钱,谁胆敢宅在家里沉溺于二次元,搞自己的小世界,啃老混日子,后果每个人都很清楚。不过也有例外,如今宅在家当网红当主播收入一样十分可观,只要能赚钱身边的人也自然闭嘴了,正所谓黑猫白猫能赚钱的就是好猫,一切向金钱看齐就好了。
总之如此看来,努力去做个会赚钱的社会人,也只不过是满足当下时代的愚昧和局限罢了。
这些年,我贷款买了车,明年也准备当房奴了,为了给一岁的女儿准备学区房,然后呢,似乎没什么然后了,除了银行卡里的一堆数字外啥也没有了。为了在这个环境里苟活,努力去适应,早已身心俱疲了,然而这堆数字又不可舍去,它们便是内心想着怎么远离不被当做“异端”而增设的一层层保护盾,真是充满矛盾和讽刺的存在。
年轻人熬夜加班拼命赚钱,殊不知,你要钱,钱也在默默要你的命,等你到了中老年时,你就会发现自己衰老的很快,体力已经透支,所以这时候你就会拿年轻时赚来的钱买补品,上医院,各种治疗各种花费各种广场舞锻炼健身,正所谓“年轻人用命换钱,老年人用钱换命”这么折腾很有意思?
努力得来这些世俗必需品真是既光荣又可耻,可惜日后还得留着它们继续戴好面具,扮演好社会人的角色,继续玩好这个名为三次元的游戏。
也就是说一旦染上了世俗,迈入了人生三部曲,肉体沉溺于物质钱财制造的舒适环境里,一切宛如毒瘾,根本无法自拔了。
内心和精神上却是异常空虚。
以前每个月至少会读一本书,时常去书店和图书馆逛一逛,现在连捧着手机看TXT的闲工夫都很少了。
羡慕新海诚,家底厚,不愁生活基础,那么搞点文艺创作什么的,还是挺自在的,就算失败了也可以自豪的说我努力过了,能留下了许多属于自己的作品。
我没有和世俗抗争过吗?我想还是有的。大学毕业后不顾家人的反对,我去应聘了动漫杂志编辑,接着当了几年的动画编剧,回到家乡后又当了一年的自由撰稿人,给小说杂志和影评杂志供稿,但这些都因为迫于世俗的压力而没有坚持下去,想当个西尾维新那样的人形码字机还是挺难的,主要是这行需要细水长流和大量的积累,两三年想要混出名头简直痴人说梦,况且我也没有绝对的底气敢保证再给个十年就一定能成功,重要的是世俗也不允许给我更多的时间了,我只能选择妥协。
最令人怀念的还是大学毕业后我去动漫杂志社工作的那段时期,薪水虽然不多,但每天看动画、查资料、写评论、审稿件,和同事们开会讨论各种二次元的趣事,各抒己见,收到读者们的反馈和建议也会很开心,日子十分充实。这些都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当时的自己并不知道,二次元纸媒行业已经走在急速下坡衰亡的道路上了,接踵而至的就是大版权时代。杂志社倒闭,书报亭关门,图书馆变成休闲吧,论坛网站的纷纷衰弱,业界变得浮躁,越来越快餐化,人心也越来越无聊与纯粹。
微博余热未散,接着是短视频和直播的兴起,已经很少有人愿意看几千上万字的评论和推荐了。同时崭露头角的还有以微信为主的自媒体、公众号,有段时间我也给ACG公众号投稿,也就一阵子很快也就无法运营下去了。或许做个UP主发个视频当个主播多少还能赚点人气。
现在分散式的一些小站也很难拥有立足之地了,从众和人群效应越发明显,集约式发展转而让大家投向知名度高的,统一化专业化大众化的讨论区,比如豆瓣、知乎,贴吧之类。
至于轻小说,如今仍然在国内没有太多市场,现在已经和网文界线越来越模糊,甚至混为一谈了,本来出生在天朝就是个模棱两可的小众文学,如今几乎没有人再去定义它了,一场严冬过后,没有迎来春天的征兆。国产Galgame也是如此,制作过当年话题作《赤印》的Hollowings于去年宣布运营中止,小组解散,制作《雪之本境》的SP-time,2013年后就再无新作问世,当年仿佛雨后春笋的Gal,却早早惨遭收割。除了游戏类型和形式小众外,还与天朝快餐式的娱乐环境相违背,就拿当年页游这种东西在天朝竟然会红遍大江南北就知道天朝人是多么的短平快——赚钱要赚热钱,看信息要看字少的,炒股炒短线的,玩游戏要打一局30分钟内的,看视频也要短的,在B站目睹进度条超过20分钟就直接撤销的大有人在,看评论下拉触屏太长的直接略过,是不是就连约炮开房也得10分钟内完事呢?
以前我并不是很理解与认同泡面番的存在,但成为社会人之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摈弃烧脑番,更喜欢看一些娱乐小作品,比如《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笑一笑似乎更能带走一些工作生活的压力与疲惫,原本三次元已经让人够呛了,晚上下班后还得被剧情虐一遍,想必不少人有点吃不消,这么一想其实看完就忘的纯娱乐的动画市场还是蛮大的。
这些都源于现代生活快节奏的使然,让人们更倾向于摄取大量快餐式的信息,二次元也好,三次元也好,周期更迭越来越短,在这种大环境下,要么去适应,要么就遭到淘汰。然而我依然坚信,不跟风、不盲从,心静宁和地思考,用心创造的作品,经得起时代的考验,能永远保存在人们记忆中最重要的那一页里。

《生存报告》

接着言归正传,还是来谈谈岛国的动画吧。
我们80末和90后的一代人应该感到很庆幸,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我们青少年学生时代2000-2010年初,可谓是日本动漫的一个黄金十年了,当时并不敢如此定义,觉得日后一定会有更多好作品诞生,但现在看来,实在不得不承认,毕竟近些年造成轰动与社会反响的作品少之又少。
稍微回顾一下吧,这里想到多少说多少。
在这黄金十年期间,巨匠宫崎骏还在活跃《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悬崖上的金鱼姬》,同吉卜力的大师高畑勋13年上映《辉夜姬物语》,他本人于今年4月与世长辞,吉卜力至今仍未找到好的接班人,失去挚友的宫崎骏仿佛晚年的诸葛孔明,预示到日后吉卜力恐将衰亡。
十年间,另一位大师押井守出过《空中杀手》,已逝世的大师今敏上映《千年女优》《东京教父》《红辣椒》。国民动画高达有seed和00,这两部高达当年都大红大紫,虽说被不少人诟病,但再看看近十年走向儿童化的高达,别说引发社会效应了,除了OVA独角兽,其他的我想连诟病的人都懒得动嘴了。周期常作还有河森正治的《超时空要塞F》,这作虽然从剧情上和之前的作品相比没有太多亮点,但引发的市场效应十分可观,至于近年的《超时空要塞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十年也是新海诚成长的十年,从02年的《星之声》04年《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到07年《秒速5厘米》,再到近年《你的名字》,诚哥可谓是一跃成为岛国乃至全球最受关注的年轻监督,同样值得称赞的还有《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狼的孩子雪和雨》的监督细田守,可惜近些年的《怪物之子》和最新作《未来的未来》就逊色不少。
在2003年一个作画高质量水准的动画公司扬帆起航——京阿尼带着作品《凉宫春日》《幸运星》《轻音少女》俘获无数死宅的芳心,更是联手伟大的key社推出春夏秋冬四部曲中的三部,《AIR》《Kanon》《CLANNAD》各个是催泪神级作品。比肩京阿尼的P.A.WORKS也于2000年成立,期间《真实之泪》《花开伊吕波》以及麻枝准编剧的《Angel Beats!》都轰动一时,《真实之泪》是冈田麿里的成名作,引发养鸡养女党派之争,之后十年间,再也没有一部正经的恋爱动画能给我带来那时候的感动,这些年同类型还不错的也就只有《月色真美》了。
揪心的多角恋兼后宫作品,别的不说,就拿ACG界四大人渣出演的作品,首先2003年《愿此刻永恒》也叫君望,主角鸣海孝之,当年看动画简直纠结得令人窒息,gal直接不敢玩。可惜其制作公司Studio Fantasia于2015年宣布破产倒闭了。07年7月番《school days》又名日在校园,这个可是扬名中外,全球轰动的话题大作,地球人都知道,05年《Shuffle》的土见凛,可娶神亦可娶魔,体验揪心无奈的选择。最后还有藤井冬弥,出自大名鼎鼎的《白色相簿》,水树奈奈倾唱的《深爱》至今还在我的手机音乐夹中。今后十年可能再出现第五大人渣吗?如今的业界没有剧情和人物塑造的绝对功力,我看是很难了。
2005年成立的A-1 Pictures,又一异军突起的强大战力,为金色十年添砖加瓦,《振臂高挥》《妖精的尾巴》《神薙》《来自新世界》,当然还有感动无数人的神级催泪弹《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又名《花名未闻》,这十年还有能让你拿起纸巾看的动画吗?再过十年还有吗?
再来看看老牌动画制作公司的表现。首先是Mad House,06年播出的《死亡笔记》,又是一神作,爆发性的话题连当时的天朝小学生都收到牵连。
Production I.G社,02年推出令好莱坞导演都为之效仿的大作《攻壳机动队》,之后是《xxxHOLiC》《东之伊甸》《好想告诉你》,以及赶上末班车的《进击的巨人》,老虚的《翠星之加尔刚蒂亚》。
以科幻和机战为主要题材Sunrise日升社在06年推出极具影响力的《叛逆的鲁鲁修》,这颗重磅炸弹数年内人气不减,掀起轰然大波,获得口碑与销量双丰收,BD与DVD更是卖出了百万之多,再看看这几年的动画的惨淡销量,恐怕只能是望尘莫及。还有同年的超级吐槽搞笑大作《银魂》也出自他们手笔。
动画制作公司SHAFT,携手监督新房昭之打造《物语》系列,其弟子大沼心制作《ef》系列,两人另类而充满设计韵味的监督风格一时引发多方大讨论,角色45度回头望成为极具代表性的姿势。
被称为在业界独树一帜,硬派风,原创良心的骨头社bones,金色十年带来《钢之炼金术师》《交响诗篇》《野良神》《黑之契约者》,可惜近几年的骨头社都不知道在干啥。
还不能忘了J.C.STAFF,我们的节操社,金色十年为我们奉献了《蜂蜜与四叶草》《交响情人梦》《灼眼的夏娜》《零之使魔》《龙与虎》《魔法禁书目录》《某科学超电磁炮》各个都是响当当的名作。
堪称同人奇迹的TYPE-MOON,主笔奈须蘑菇2004年为大伙呈现了《Fate》系列, 接着一发不可收拾,动画、漫画、游戏、小说,涵盖了ACGN四维领域,亚瑟王与圣杯战争从此成为漫迷热议的话题。其另一作《空之境界》也被ufotable从07年至10年共改编为八部剧场版。像《Fate》这样的集大成之作,今后十年还可能出现吗?至少在当今这十年是不可能了。
业界致郁系鬼才虚渊玄,从小说和gal剧本时期便久负盛名,但真正令他广为人知的是颠覆式神级作品《魔法少女小圆》,此外09年《幻灵镇魂曲》和12年《心理测量者》也都是难得的佳作。
当然还有《Sola》《狼与香辛料》《未来日记》《命运石之门》等等诸多经典,这里能想到的暂时这么多了。
这十年让多少人入宅,让多少人为之疯狂,为之颤抖,为之膜拜。
这十年也正是60-70后一代监督执掌的辉煌鼎盛时期。
但是在这之后呢?
最近十年涌现的新锐监督少之又少,青黄不接,根本难以填补老去前辈们留下的大坑。声优只要看动画结尾列表就知道还是那么一批70-80后熟悉的名字,匮乏新人。动画神曲难以为继,手机里依然保留着《鸟之诗》Lia,下川美娜,玉置成实,水树奈奈的位置,是我怀旧吗?我倒是未必,只是实在难以找到好歌来替代它们,现在的OP ED 找不出几首想放进手机的欲望。
岛国的动画业界已经衰弱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万物轮回,此起彼伏,周期运转,有盛必有衰,有谷底便有高峰。
2015年后更为明显,人才资源,工作环境,员工的生存状况都在不断恶化,如今的委员会制度在中韩动画工作室的夹击下,大幅降低成本,为了不让外包抢走过多的蛋糕,从业者高工作量和低工资着实苦不堪言,如此往复,会打击新人的从业信心,抑制新鲜血液流入业界。反观天朝,这些年我们的国产动画倒是绘声绘色地奔涌向前,放弃TV化,走网络播出的形式,带来更多的空间和机遇,加上vip付费播放机制的出现,实则隐约给动画做了分级,10岁以下的孩子很难通过这条渠道看到他们这个年龄不该接触的东西,网络审核的相对宽裕会让国产动画在题材上有更多发挥的余地,而且随着天朝经济发展和文化事业的推进,原本昂贵的动画也终究会得到实力投资方的认可,至于收入,我想不用太过担心,我们80、90后也许还没有养成在网络消费的意识,因为我们所处的年代,网络的一切资源都是免费的,我们是不折不扣的伸手党,我们如今也仍然通过各种灰色渠道获得版权资源,但00后10后们可就不同,从一开始他们脑子就定义为这个必须收费的话,消费习惯一旦养成,就会持续下去,如今00后用父母的钱打赏主播的新闻屡见不鲜,那么充个会员追几部自己喜欢的动画又有何妨呢。
周末偶尔家庭聚餐的时候,我会和亲戚们00后的孩子聊天,发现他们常常上B站,喜欢打手游,刷直播,玩抖音。聊着聊着我就发现,话题同样是ACG领域,竟然没办法和他们聊到一块去,年龄和时代的隔阂还真是存在。无疑的,他们的入宅作一个比一个年轻,有的是《刀剑神域》有的是《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有的是《齐木楠雄的灾难》,小时候都看过《熊出没》,并且都把自己的入宅作当成神作,他们当然不知道Key社著名的春夏秋冬,不想去了解那些过时的东西,只愿追新,不愿补番。作为曾经的二次元传教士,我费尽口舌推荐的经典,全被当做了发黄的落叶从他们的脑中清扫出门。
当年父母无法理解我们看动画打红白游戏机。就像现在我也无法理解00后们玩抖音刷直播一样,天天抱个手机转来转去多角度自拍就能玩5个小时!抱歉实在无法理解。
也许我的小孩将来也会搞个什么新花样,让我们当父母的去制止。然后遭到他们厌烦,历史还真是惊人的相似。
后来想想也释怀了,就像我之前说的,时代的愚昧和局限同样也影响着人们认知的差异。大家都有心目中自己喜欢的作品就行了,至于是《喜羊羊》还是《熊出没》都无关紧要了,岛国60-70后们还喜欢初代高达呢,当年初代高达因为画质的问题我也没有坚持看下去,倒是从G高达开始才逐一补完。
能赶上这黄金十年,我们应当感到很幸福,最意气风发的青少年时代有它们陪伴,留下了难忘而美好的回忆。即使是不同的时代,二次元的回忆有那么一点能帮助或影响着三次元中的你应该就充满欣慰了吧,一点启蒙也好,一点引导也罢。
这些年,我也时常思考ACG带给了我些什么。
死宅们虽然有些时候性格古怪令人琢磨不透,但都是一群本性善良温柔的家伙。
对爱情总是加倍珍惜,那份来之不易的缘分,以忠贞热忱呵护心爱之人。
对长辈对家人还是对基友对兄弟,莫过于一片赤诚与用心。
什么是我们为之守护的,又是什么在背后一点点助力我们不断迈步前行。
动画里的真善美,潜移默化地映射三次元生活,促动周围的环境,改变着一个个小圈子的氛围。
当三次元生活陷入困境与绝望的时候,每当想放弃的时候,不妨想想二次元,想想CLANNAD,想起角色们的坚强与执着,想起团子大家族的温馨与幸福。
第一、二、三产业,无论从事的是什么,都不必妄自菲薄或是自命清高,二次元里打工的角色比比皆是,有当服务员的,有洗盘子刷碗的,花名未闻的男主还混过重体力工地,CLANNAD男主冈崎朋也当过废品回收修理工。无论是在电脑前码字一天,还是站着接待的营业员,开出租或是送外卖,不停跑业务,还是户外作业,每个岗位都值得尊敬,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也是命运的选择。为了温饱度日也好,为了高薪房车也好,为了开心愉快也好,为了梦想信念也好,只要还有一个能坚持下去的理由,那为什么要说不呢?
当你迷失在黑暗中,看不到真正的星空的时候,请不要把在这里看到的星空忘却——《星之梦》
即便是残酷的三次元,也一定存在着戏剧性的反转的一天,坚信着,人不会永远都处在谷底,还是那句老话,“你没有放弃世界,世界就不会放弃你,你没有抛弃生活,生活就不会抛弃你。”

大家看到这篇生存报告也许是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以后了,这个小站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光顾,2008年我们从漫妖社开始相知相识,如今已2018年,十年风雨,瞬息万变,三次元里我们彼此不着面,是迷途樱还有二次元把我们联系到了一起。
如果朋友们,你们看到这里的话,请也写下一份生存报告,告诉大家你们安好!同时让我们期待岛国动画下一个黄金十年的到来,哪怕我们早已不再年轻。

点赞
  1. sola说道:

    以前自诩ACG世界的观察者,其实还是参与其中的,现在真正置身事外了,看着这个世界,既陌生,又熟悉.依然不知当年那份炙热的向往在何方了.

    1. XGL说道:

      我也感叹 曾经离的是那么的近,现在却十分遥远了,这些年活着真是被动啊。其实那个世界依然还在身边,只是现在只能欣赏她了,而无法为她做什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